外贸:如何以制度“杠杆”撬动全球经贸发展

  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投资协定碎片化发展、《贸易便利化协定》尚未落实……当前,全球贸易和投资增长乏力,如何坚定全球经贸的信心?如何为稳定的全球经贸发展提供保障?  中国作为2016年G20峰会的主席国,提出的方案是加强贸易与投资机制建设。在去年的G20安塔利亚峰会上,中方就提出倡议,要使贸易部长会议能够定期召开,并且成立了G20贸易投资工作组。  在日前召开的G20贸易部长会议上,关于G20贸易投

  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投资协定碎片化发展、《贸易便利化协定》尚未落实……当前,全球贸易和投资增长乏力,如何坚定全球经贸的信心?如何为稳定的全球经贸发展提供保障?

  中国作为2016年G20峰会的主席国,提出的方案是加强贸易与投资机制建设。在去年的G20安塔利亚峰会上,中方就提出倡议,要使贸易部长会议能够定期召开,并且成立了G20贸易投资工作组。

  在日前召开的G20贸易部长会议上,关于G20贸易投资机制建设的议题得到各国贸易部长的响应。正如法国外交与国际发展部外贸国务秘书马蒂亚斯·费克勒所言,应当建立全球性的贸易投资新体制,保障全球贸易和投资成果。

  从今年G20贸易部长会议取得的成果来看,无论是首份贸易部长声明,还是“三份文件”,抑或是“两项共识”,都不乏机制的内涵,彰显着制度在保障全球经贸合作方面的力量。

  上述成果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G20贸易投资工作组工作职责》。中方作为G20主席国,首创了G20贸易投资工作组,《G20贸易投资工作组工作职责》为该工作组明确了合作范围和议事程序,将为G20更好地发挥全球经济治理作用、促进全球贸易投资增长提供稳定的机制保障。

  分析人士认为,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风险不断传导,有些产业受到冲击,有些人受到影响甚至失业,他们因此对全球贸易和投资产生了动摇,从而造成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进一步加强等现象,严重阻碍着全球经贸的发展。

  在这一背景下,制度建设应当是务实且全面的,比如建立共识性的制度,保障全球贸易和投资顺利开展,从而实现经济增长。G20贸易投资工作组的创立,以及《G20贸易投资工作组工作职责》的通过,则为这些行动奠定了基础。《G20全球贸易增长战略》和《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已经为乏力的全球经贸带来惊喜。下一步,更多、更给力的全球性的经贸制度值得期待。因此,G20对经贸机制建设的意义不可小觑。

  经贸为企业搭台,经贸规则的制定当然也应当为企业提供便利。新的规则,应当朝着贸易和投资更便利、规则更透明、环境更可预期、成本更低等方向努力。这些制度的构建,将为国际贸易和投资增长提供强劲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