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跨境电商新政暂缓一年

2016-05-26 14:03:53 申博- 首页 阅读
  近日,进口跨境电商新政暂缓一年的消息传遍了朋友圈。而就在几天前,质检总局还发文强调通关单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中的适用性。  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彰显的是不同主体的利益博弈。我们的监管部门,虽不能说被利益集团绑架,但至少在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中显现了一贯的仓促、摇摆。  所谓“仓促”,是监管部门在新税实施前几个小时强行推出正面清单,未给企业任何缓冲时间;所谓“摇摆”,是监管部门屡次对正面清单修修补补,具

  近日,进口跨境电商新政暂缓一年的消息传遍了朋友圈。而就在几天前,质检总局还发文强调通关单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中的适用性。

  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彰显的是不同主体的利益博弈。我们的监管部门,虽不能说被利益集团绑架,但至少在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中显现了一贯的仓促、摇摆。

  所谓“仓促”,是监管部门在新税实施前几个小时强行推出正面清单,未给企业任何缓冲时间;所谓“摇摆”,是监管部门屡次对正面清单修修补补,具体表现在第二份正面清单和本次的新政暂缓一年决策。

  今天,针对新政暂缓一年的消息,我想从一个研究人的角度,发表下个人评论:

  (1)该消息确认属实,但可能不会以白纸黑字的文件发布出来。显然,监管部门很清楚自身的尴尬处境:既要维护政策文件的庄重严肃,又要理解企业的难处,并尽可能掩盖自身在政策制定和实施中的仓促、摇摆。

  (2)新政暂缓一年,并非所有新政内容都暂缓执行。具体来说,新政包括税收新政和正面清单新政。其中,税收新政严格执行,正面清单中涉及的备注、通关单则暂缓一年。也即,试点城市的商检局将会按照新政前的检验检疫监管办法来执行。由于各地监管办法不一致(甚至差别很大),因此监管的不公平性将继续存在。例如,有些地方化妆品可以做,有些地方则不行。

  (3)“暂缓”是监管部门从企业和社会的稳定性出发而作出的临时决议,趋严监管的大方向不变。这意味着,进口跨境电商企业、仓储物流企业、跨境电商保税区运营者、地方政府等都必须在这一年里完成转型,做好迎接正面清单监管的准备。

  (4)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是否有翻身机会?我认为有,但很渺茫。如果要翻身,将涉及到上位法的修改或解释。例如,新《食品安全法》中对“进口”的食品进行了相应规定。该“进口”并非区分一般贸易进口和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因此,如果监管部门要另外制定一套专门针对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监管体系,必须先对《食品安全法》进行修改或解释:或将该法中的进口修改为“一般贸易进口”,或将该法中的进口解释为“仅针对一般贸易进口,不含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只有这样,监管部门才在该法律的基础上,另外制定相应的监管政策体系,否则,将有违背上位法之嫌。然而,要想在这暂缓的一年时间里完成这些工作,恐怕异常艰难。

  (5)跨境电商零售进口企业该怎么办?如我此前呼吁的,一定要抓紧布局直邮:一是跨境电商直邮不受通关单限制;二是行邮通道的直邮不受正面清单限制。尽管直邮存在运费高、时效慢等弊端,但至少其能避开商品准入方面的限制。况且,直邮运费和时效都是可优化的,可逐渐被消费者接受的。

  事到如今,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政策基本完全落定了。同时,我们也可以断定,在过去三年多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并不是一次成功的试点。其本意是想通过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模式来促进境外消费回流,结果却造成了对一般贸易进口的不公平性。新政的发布,是一次拐点。而对新政暂缓一年实施,是政府为相关企业转型所做的缓冲。如果企业明确了政策用意,就应该快速做出调整,并将精力专注于用户的需求。毕竟,政策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文/李鹏博)



标签:   跨境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