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3万亿:天文数字背后的三个真相

  3月21日,当阿里巴巴宣布其2016财年零售交易GMV已突破3万亿人民币,并有望在全财年超越全球零售霸主沃尔玛时,全世界的媒体似乎都炸开了锅,各种解读如雪片般漫天飞舞,惊叹之中不乏质疑之声。  外媒急先锋、华尔街喉舌《华尔街日报》首先跳出来质疑,称“单从数字上讲,阿里的确赢了沃尔玛,但这3万亿并非阿里的收入,只是流水。”言外之意,阿里应该和同样是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的eBay去比较。然而翻查eB

  3月21日,当阿里巴巴宣布其2016财年零售交易GMV已突破3万亿人民币,并有望在全财年超越全球零售霸主沃尔玛时,全世界的媒体似乎都炸开了锅,各种解读如雪片般漫天飞舞,惊叹之中不乏质疑之声。

  外媒急先锋、华尔街喉舌《华尔街日报》首先跳出来质疑,称“单从数字上讲,阿里的确赢了沃尔玛,但这3万亿并非阿里的收入,只是流水。”言外之意,阿里应该和同样是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的eBay去比较。然而翻查eBay最新的财报,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其财年GMV仅为820亿美元,只有阿里的1/6……

  当然,在自媒体格外发达的中国,也不乏“视角独特”的质疑者,譬如有大V就算账,“4亿年度活跃买家消费了3万亿,意味着人均消费7500元,超过了美国电商用户的平均消费水平,然而中国人不如美国人富裕,所以不可能,数据有假”。这个恐怕都无需笔者多做解释,读者朋友中的剁手党分分钟就可以晒图打脸(事实上中国电商无论从整体规模还是人均消费能力都早已超过美国,没必要处处仰视美帝)。

  也难怪,13年时间冲到3万亿人民币(约合4758亿美元),无限接近零售巨无霸沃尔玛54年来干成的成绩(沃尔玛2016财年全年销售额4786亿美元),超过世界上80%国家的GDP,在中国各省GDP中也能排进前8……如此天文数字,没争议才怪!

  但是,当怀疑论和歪解曲解充斥网络时,真相就往往在“三人成虎”中被淹没,而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就往往容易与我们擦身而过;以至于,套句玩笑话,“当下一个马云虔诚地与你交换名片时,你还是会当作骗子一样看待,转身丢进垃圾篓子。”

  是的,是时候调一调心态,正一正三观,看一看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了。笔者今天就来扒一扒阿里3万亿这个天文数字背后的几点真相,以期能够助你在热闹与喧嚣中更接近事实。

  真相一:不是阿里的3万亿,是阿里生态的3万亿

  在很多报道中,“阿里巴巴集团2016财年电商交易额(GMV)突破3万亿元人民币”被简写成了“阿里的3万亿”,一定程度上让人误以为阿里收入达到了3万亿,其实正如阿里所说,这是阿里零售平台(包括淘宝、天猫和聚划算)上的1000多万家商户、4亿多剁手党、生态链其它力量,以及服务这些商家的8000名“小二”一起完成的。

  换句话说,虽然阿里电商零售平台交易额突破3万亿超越沃尔玛,但阿里本身一分钱的东西也没有卖,而只是搭建了一个第三方交易平台、制定规则、提供基础设施并配备8000名服务人员,激活了一个自带生血造血功能的生态系统。作为开放平台,阿里构建的生态圈还包含第三方服务商(如淘女郎、设计公司等)、物流公司、仓储公司以及生态圈其他合作伙伴。2015年来,在冲向国际和下沉农村双战略的引导下,阿里生态圈又迎来村淘合伙人、网红、“创二代”、 “中国质造”等新成员,源源不断为生态系统造血。

  当然,阿里从这种生态中获得的额外价值非同小可,在大数据、云计算、网络等技术层面,在金融、物流等系统层面,阿里都斩获颇丰。这些电商基础设施在保障和优化阿里电商零售生态良性运转的同时,自身也具备巨大的商业价值--譬如估值45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估值500亿元的菜鸟网络,足见生态的威力。

  也许也正因为如此,阿里从来不吝惜对生态成员的感恩和礼遇。此前阿里巴巴在美国敲钟上市,8个普通人的敲钟仪式被广为传颂。本次GMV突破3万亿,恰逢淘宝诞生13年,阿里也请来13名买家和买家一同见证伟大时刻。

  真相二:电商没有逼死实体,拥抱变革的实体获得了新生

  曾几何时,“淘宝不死,实体不兴”、“淘宝不死、中国不富”的言论充斥网络,掀起仇富新潮流,以至于马云都不得不抛出“杀死了地主,农民也不会富”的回应。去年,当“互联网+”被写进国家战略时,人们才恍然大悟那些在淘宝和天猫等电商平台开店的传统企业,早就迈出了“互联网+”的脚步。

  据2015年发布的《网络创业就业统计和大学生网络创业就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仅阿里巴巴零售商业生态创造的就业机会超过1500万。另根据2011年发布的首份中国网购服务市场发展报告显示,在网购中平均1个直接就业可以带动2.85个间接就业,可初步推算,阿里带动了3000万左右的间接就业。除了拉动就业,在创造税收上,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阿里巴巴集团纳税178亿元,同比增长63%;另一个针对天猫上的10家商家的调查显示,2015年它们共缴税15.4亿元,同比增长60%;另据测算,淘宝和天猫店拉动新增内需,带来的上游制造业税收增长近1800亿元……

  当然,数据不代表全部,我们也无法做一个“没有阿里等电商平台实体经济发展会怎么样”的实验去比较,但就经济学常识来说,转型期的经济发展通常是需要鲶鱼搅局,而不能指望其自我觉醒的。阿里开启的电子商务无疑是这一时期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超级大鲶鱼,它不仅仅打破了商流、信息流以及物流上的阻隔,更带来了定制、体验、服务这些以往被忽视或难以满足的东西,促进消费行为的发生,进而激活商家的生产、销售和服务激情。

  现在,那些早期就拥抱互联网的传统企业,多数已经功成名就,它们中的很多由于最初得益于淘宝而被称作“淘品牌”,有的已经独立发展,成为互联网“原住民”信赖的品牌。在国家“互联网+”战略公布后,相信更多的传统企业会拥抱互联网,汇入滚滚向前的时代潮流。

  真相三:中国人可以在“三人以上的团体项目”中取得成功

  中国体育在很多项目上一骑绝尘,但难掩一个尴尬的现实,在三人及以上的团体项目中,中国队的表现往往很糟糕。与之相应的是,中国企业无论是在国内发展还是海外掘金,都习惯单打独斗,而不会“抱团取暖”。

  在阿里电商零售GMV突破3万亿后,马云说,“从2003年淘宝网诞生至今,我们用了13年时间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零售平台。这是新的技术、新的理念,完全调动了整个社会的资源,让社会共同参与、共同富裕。”其中,技术层面阿里提供了云计算、大数据、支付网络、智能物流网络等,而理念层面就是搭建中立的第三方平台,让社会共同参与、共同富裕。

  在笔者看来,阿里以协作共赢的新经济形态实现对单打独斗的沃尔玛的超越,收获庞大的生态平台附加值和里程碑式的3万亿GMV,某种程度上正好从商业角度证明了中国人是可以在“三人以上的团体项目”中取得成功的。

  当然,技术并非高不可攀,理念也常常简单易得,阿里3万亿GMV背后,恐怕还与“攒局者”对梦想的坚持密不可分。恐怕也只有梦想,才能使一个人、一个团队乃至一个公司始终保持战斗激情,去建设生态,带领生态成员一起成功。难怪马云会十几年如一日地输出他的“梦想引领成功”价值观,而阿里人也始终以活力和激情示人。

  马云说,未来三十年才是互联网技术真正深刻改变社会各方面的时代。达成3万亿后,阿里的接下来的目标是在2020财年实现6万亿(约1万亿美元),在2024年进一步全球化成长为一个服务20亿消费者和数千万企业的商业平台……



标签:   阿里巴巴 北京网聚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