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跌跌撞撞的业余作者

    我知道钛媒体大概是在2014年上半年,那时它刚满一周岁。我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接触科技媒体圈的,连我这样一个刚入门的作者都能很快知道它,可见钛媒体的成长迅速。    2014年的11月初,我鼓起勇气在钛媒体上注册了个账号,开始投稿。就像张帅入围大满贯但连续多年首轮被淘汰一样,我也连续多次被拒稿。尽管每次拒绝理由都很委婉,语气也拿捏得很有分寸,编辑妹纸甚至

    我知道钛媒体大概是在2014年上半年,那时它刚满一周岁。我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接触科技媒体圈的,连我这样一个刚入门的作者都能很快知道它,可见钛媒体的成长迅速。

    2014年的11月初,我鼓起勇气在钛媒体上注册了个账号,开始投稿。就像张帅入围大满贯但连续多年首轮被淘汰一样,我也连续多次被拒稿。尽管每次拒绝理由都很委婉,语气也拿捏得很有分寸,编辑妹纸甚至还常常主动指出文章有哪些不足,应该如何调整和改进,这在媒体审核中是不常见的,但我脆弱的心灵多少还是有些受伤。

    当时我跟朋友感叹说,钛媒体的审稿标准实在太严格了,我有些力不从心了。2014年我的愿望只是在钛媒体上通过审核发布一篇文章而已,而2015年我的目标则是通过钛媒体作者认证(发表10篇才能有申请钛媒体作者认证的资格)。

    就当我对自己都不抱啥希望的时候,11月中旬我写的一篇关于黑莓的文章通过审核发布了出来,而这已经是我投的第N篇稿了。好在有个开头之后,便极大地激发了我的热情,随后又陆续发表了10来篇文章,并成功地在2015年年初成功申请成为钛媒体认证作者。

    而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我更是非常荣幸地进入了“钛媒体2015年度作者”40强名单,拥有了一张鲜红的爱钛证。对此,我非常意外,因为钛媒体作者人数众多,高水平的作者比比皆是。能进入这个名单,我感觉自己非常幸运,就和买彩票中了一等奖差不多,也视之为一种难得的荣誉。

    其实,我真的很羡慕那些下笔如有神的作者,比如魏副组长(魏武挥),才华就像春运的车流一样横竖都溢,怎么挡都挡不住,怎么写怎么有。而我每次想写点东西,都得如老驴拉磨,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熬出来。作为一个业余作者,除了理论基础薄弱需要弥补外,写作能力和构架的不足,都是我面前的坑。这时候我就不由得埋怨我父母,明知道我没有天赋,小时候怎么也不用鞭子逼着我多练习写作文呢?(编辑:哈哈哈哈……)

    就像工作时间长短和工作能力是两回事一样,我虽然写科技评论快两年了,但感觉自己的水平还一直在入门级别上停滞不前。以至于当赵大掌门在群里问作者有啥建议时,我就立即回应说能不能举办几期作者培训班(钛媒体已经举办了11期“钛坦白”分享、交流活动),给我这种作者补补基本功。毕竟不是所有作者都是专业出身,而钛媒体平台是欢迎业余作者来贡献力量的。

    相比那些专业作者或专职作者来说,业余作者只能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来写作,这也造成了我难以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水平,也无法保证写作的时间和数量,但我希望自己能坚持写下去,因为至少我的热情不会变。在这个不知道说它好还是坏的时代里,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和权利,吐槽也是参与,也是人生的一种态度。我愿意一直这么吐槽下去。

    最后,我想说的是,像我这样一个业余的作者,都能通过钛媒体平台展示自己偶尔灵光一现的一面,那么其他更有才华和潜力的人,更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大放光彩。在钛媒体的线下活动上见过禇伟和吴俊宇之后,发现那些犀利文笔的背后竟然是如此年轻的小鲜肉,才知道世界始终是年轻人的,而钛媒体如此有活力不是无缘无故的。

    衷心地希望钛媒体越办越好,坚持多元、包容、独立的原则,成为科技作者的乐园,成为更加受人尊敬的TMT媒体。